統籌:羊城晚報記者陳強
  文/羊城晚報記者 景瑾瑾 梁懌韜 餘寶珠 宋王群 黃禮琪圖/羊城晚報記者 林桂炎
  再過幾天,佛山禪城、南海及東平新城的部分區域將全面“禁摩”。為了應對“禁摩”,佛山陸續增加了不少線路和公交車輛。雖然各公交企業今年新招了200餘名司機,但到年底還有近千名的缺口。
  連日來,羊城晚報記者兵分五路,調查了廣州、深圳、東莞、佛山、惠州5市公交司機的生存狀況,發現不獨佛山鬧公交司機荒。業內人士透露,廣州今年公交司機缺口達9000人。據不完全統計,上述五市公交司機缺口則過萬人。
  誰來為我們開公交?記者走近公交司機群體發現,公交司機入職門檻高、勞動強度大、工作時間長,且存在一定的危險性,因而對年輕人的吸引力不大,隊伍難以補充新鮮血液,導致出現斷層,據估計,未來用工缺口還將進一步擴大。
  現狀
  5市鬧“公交司機荒”
  廣州
  廣州市人大代表、新穗巴士有限公司紀委書記葉雪文告訴記者,今年廣州公交司機缺口已達到9000人,這和目前公交線路和車輛不斷增加的趨勢不太相稱。今年,廣州市交委和廣州市人社局曾聯合舉辦公交司機招聘會,7家公交企業入場出高薪招攬人才,但結果卻不太理想。
  深圳
  巴士集團是深圳三大公交公司中最大一家,擁有5000多輛公交大巴,1.9萬名司機,但根據該公司一輛車配4名司機的標準,尚存在200多名司機的缺口。
  西部公汽的司機缺口更大,公司人力資源部負責人趙先生告訴記者,現有司機7000名,按照一輛車配兩個司機的標準,至少還需要招聘1000名司機。
  佛山
  目前,佛山各公交企業都在想方設法招募司機。“新招聘司機已有200多人,但離完成全年增車任務的司機需求量還有不少差距。”佛山市交通運輸局公交科有關負責人表示,年底前還要陸續投放400多輛車,還需招聘近千名司機。
  東莞
  目前東莞城區公交司機共需2420人,缺口達570人。“司機荒”導致東莞部分公交線路缺班,正常運營受影響。東莞城巴公司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,公司長期面向社會招聘,但一直沒招聘夠。
  惠州
  按照不同的人車比例,惠州市各公交企業缺人狀況不同。如東江公交公司約有200輛車,滿編需要400多人,如今還缺30%。按計劃是3個司機開兩輛車,因為人手缺乏基本上是一人一輛車。
  因為招聘不到公交司機,惠州市公汽總公司2013年新批准的4條公交線路,目前只有雙層旅游觀光巴士開通了,其餘3條都無法開通。
  外地司機多 流失率高
  24日17時30分,東莞汽車總站安檢室附近的小房間里,司機們圍坐在一起吃盒飯,因為要趕在發車前吃完,有的司機來不及吃完便就匆匆起身上崗。記者詢問了多名司機,發現他們年齡最小的也有40歲了,最大的50多歲。
  開了10年公交的劉師傅告訴記者,公交司機的年齡基本都在35歲以上,老司機居多。“現在送快遞的一個月都有六七千元工資,工廠流水線工人加班的話一個月也能有五六千元,公交司機責任大、壓力大,對年輕人沒有吸引力。”
  東莞汽車總站萬江城巴辦公室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目前,公交司機的月薪已從3000多元漲到4500元,但仍有不少人辭職。
  記者從佛山市交通運輸局獲悉,目前全市約有12000名公交司機,女司機僅一百來人,外地人居多,年齡多在40歲至50歲之間,且流失率較高。
  “我們每天都招聘,平均一天招到兩名司機;但是,公交司機的流動性比較大,平均每月有50名司機離職,所以,招聘的只夠填補流失的,200名司機的缺口一直沒能填滿。”深圳巴士集團培訓中心肖主任介紹,該公司每月都有50名左右的公交司機流失,“大部分去開旅游大巴了,待遇比較好。”
  葉雪文說,前些年廣州主要從外地招收公交司機,一些公交公司外地人數量過半。隨著外地經濟發展,廣州公交司機福利待遇方面漸漸失去了優勢,不少司機返鄉發展,使缺口進一步加大。
  困境
  一年到頭沒有幾天休息
  每天早晨5時多,佛山公交司機李師傅就起床了,這時,他6歲的兒子還在睡夢中。“我一天上班時間超過12個小時,你相信不?太累了!每天就休息6個多小時。早上5點多起床,晚上10點多下班,下班後還要去加油、洗車、把車開到停車場擺好,才能回家。”黑眼圈很重的李師傅告訴記者。
  “今年我們的工資漲了點,但是工作時間比以前更長了。上班多的話每個月能拿到5000元左右,但這都是拼命掙來的,一年到頭沒有幾天休息。”在佛山開公交車的黃師傅來自肇慶,他說:“我一個人在這邊基本上沒什麼生活可言,除了上班,就是吃飯睡覺,像機器一樣運轉。”
  記者瞭解到,目前東莞城巴公交車司機的工資一個月達4500元,每月有4天的休假。不過,大部分的司機選擇加班。“沒辦法,工資太低了,加點班,想多掙點錢。”在東莞開了10年車的劉師傅告訴記者。
  珠三角各市公交司機的工資相差不大,廣深稍高,東莞、惠州稍低。據惠州市公共汽車總公司工作人員介紹,目前該公司司機的工資在3000元—5000元之間,其中大多數是4000元左右。該工作人員說,“公交司機的工資和運營效益掛鉤,跑外線的司機工資會高些。”
  廣州公交司機工資最高者月入9000元甚至過萬。據葉雪文介紹,正常的公交車排班是兩名司機開一輛車,分別開早班和晚班,但一些公交企業會讓一名司機開一輛車,叫“單班車”,“由於要經歷早晚兩個高峰,勞動強度大,所以收入比較高。”
  “現在‘單班車’的比例比以往要高了。”葉雪文表示,因公交司機缺口較大,企業無奈只好安排更多“單班車”上路。
  多名司機表示,工作時精神高度緊張,生怕發生什麼意外。如果出現交通意外或乘客投訴,一旦公司確定責任歸司機,司機就要被罰款。
  “10個司機9個病”
  在公交司機圈裡流傳著這樣一句話:10個司機9個病。很多司機患上胃病、關節炎、靜脈曲張、腰椎間盤突出等疾病。
  惠州36路公交司機陳師傅已經入行兩年,他每天5時多起床,6時30分便要趕到惠州學院發出第一趟車,直到晚上8時30分發最後一班車。儘管公司提供了每兩天休息一天,外加每月四天的休息日,但超過10個小時的工作時間,還是讓陳師傅有些吃不消。在開車過程中,記者註意到,每隔一段時間,陳師傅就要趁著空擋,騰出一隻手按摩一下肩膀。
  36路全程27個站,來回一趟用時約80分鐘。陳師傅說,兩車交班時只有13—15分鐘,中午當別人午睡時,自己只能在車裡閉目養神幾分鐘,午餐晚餐也是見縫插針,“大概四五分鐘搞定。”為了不在中途上廁所,他還儘量少喝水。
  東莞25路公交司機王師傅告訴記者,吃飯不定時對公交司機來說再平常不過了,因此胃痛就成了司機的職業病。
  黃師傅今年40歲,做這一行有四五年了,當時入職體檢時身體健康,可剛乾兩年多,就開始受到腰椎間盤突出等疾病困擾。“從某種程度來說,做這個工作就是拿健康來換並不高的工資。”
  24日,記者跟隨佛山李師傅的車。12時30分許,李師傅駕駛公交車抵達嶺南大道公交樞紐站,這是他執行的線路的終(起)點站,將車停穩後,他趕緊下車向廁所跑去。“夏天太熱,忍不住多喝水,可喝多了上廁所又不方便。”
  據瞭解,佛山禪城區僅65%的線路具備正規首末站,其餘35%線路兩端缺乏首末站。也就是說,35%的線路公交司機跑完一趟後,休息和上廁所都成問題。
  出招
  企業駕校合作 定向培養司機
  葉雪文稱,廣州市公交司機出現缺口,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公交駕駛員門檻高。“按照現有法律規定,公民年滿21歲後才能考A牌,考A牌最起碼需要大半年的時間,拿到牌照後還要考取服務資格證等,滿一年後才能駕駛營運公交車,故公交駕駛員的培養周期較長。”她認為,由於21歲才能考牌,與職校、高校教育難以接駁,由此制約了一些年輕人選擇公交駕駛員職業。
  東莞交通部門有關負責人表示,取得公交駕駛員資格難度確實較大。目前,東莞市公交車輛類型多為大型普通客車,根據規定,這些車輛需要A1牌駕照的駕駛員方能駕駛。可東莞市沒有符合資格的大型客車駕駛資格的培訓和考試場,東莞市民若要考取A1牌駕照,需要到其他城市進行培訓、考試。
  公交司機劉師傅告訴記者,考A1駕照要求必須年滿26歲,而且很難考,拿駕照時間長,考駕照花費的錢也比考其他駕照貴。他說,當年為了考A1駕照花費了1萬多元。
  據悉,為了鼓勵當地人考A牌,佛山規定本地人考取大客車駕照,且從事公交司機工作的,會根據服務年限返還當初考駕照的費用。
  在公交司機培養方面,有公交企業認為,與其等待個體司機自發培訓,還不如企業來統一培養。“可以由政府牽頭,然後讓企業和駕校合作,定向培養司機,這樣或許可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司機緊缺問題。”佛山粵運公交公司副總周俊巍表示。
  佛山科學技術學院社會學教授張喜平也提出相似建議,“機遇成熟時可以考慮整合社會資源,利用大型公交企業的資源設立專門培訓客車司機的場地,按照國家標準考試。這樣的探索,一方面為駕駛員增加經驗,另一方面降低考試的時間和成本。探索成功後,企業可在一定程度上保證足夠的人力儲備。”
  景瑾瑾 梁懌韜 餘寶珠 宋王群 黃禮琪  (原標題:缺口過萬珠三角遭遇“公交司機荒”)
創作者介紹

除夕

mjlvgy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